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双黑/太中】花束

  •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699050&userid=100269493

  • b站手书av3526925

  • 建议在看文时一同开启BGM。

  • 文可以不看!但是歌一定要听!手书一定要看!甜甜甜甜到炸裂!本文和手书其实没多大关系,但是因为私心还是放上来了///////祝食用愉快!


中原中也收到了一束花。

一束花就算了,重要的是这是一束玫瑰花。

玫瑰花就算了,更重要的是放在玫瑰上的小卡片写道:君とならどんな朝も夜も夕方だって,笑い合って生きていける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うんだよ。送给我最亲爱的中也。【就觉得与你在一起的话 无论什么样的早上 晚上或傍晚 都能笑着一起走过】

站在黑手党大楼下。中原中也整只蛞蝓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让我们将时间轴往前调一点,看看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中原中也大清早就被森鸥外叫去调查仓库失踪的货源,直到下午才带着资料回到办公室,汇报完后忽然被楼下的门卫大叔叫去,说是有他的物品。中也十分纳闷,想不通是什么人会往黑手党大楼里送东西,并且指明了是给他的。为了保险起见,他叫上了梶井基次郎一起去查收。

出乎意料地,这不是什么炸弹,甚至连威胁信也不是,这只是一束玫瑰,卡片上还有打印出来的温软语句。

他努力地回忆近来与女孩子的往来。线索没想起一个,所有东西依然是乱糟糟的,但他回想起了一件与玫瑰花束有关的事。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收到玫瑰花束。


他和太宰治的关系很差,这是毋庸置疑的。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几乎不能合作完成任务,时常都是以两人不顾敌方虎视眈眈的异能者而打起来作收尾。后来情况稍有改善,碍于组织的命令,只能在完成任务的期间尽力配合,在干脆利落地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之后,中也将还带着血的匕首抵上太宰的腰,太宰举着枪管还在发热的枪对准中也的心脏,两人就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不断地挖苦对方刚才战斗时的表现。

因为不断地配合与不断地厮打,两人对都成为了最熟悉彼此的人。甚至不需要眼神的交流,不需要战斗计划的制定,他们都能做到最完美的配合。

相处得久了,偶尔也会有些类似好友的举动。在任务结束后去熟悉的酒吧一起喝上一杯酒,因为各种意外状况而留宿在对方的家中,会很孩子气地同下属讲他的坏话。

讨厌一个人与爱一个人相同,都是需要力气的。

中也对这句话印象很深。也因为这句话,他纵容了自己对太宰的喜欢。

与其将力气用在两个人身上,倒不如将力气都浪费在同一个人的身上。中也这么想道。

他一直对此很坦然,不会去可以掩饰,也不会去刻意提到。爱与恨本来就是一对同义词,因爱生恨不少见,因恨生爱也并非不能理解。也许是恨得太露骨,因此谁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喜欢,中也也一直认为他是单向暗恋。

直到他收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束玫瑰花。

来自太宰治的玫瑰花。


中也第一次使用污浊可以说是一个错误。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异能的真正形态,但却从未去使用过。

他很清楚地明白,这是一个完全未知的禁地。

在那一次战斗的时候,太宰和他都有不同程度的负伤。那可真算得上一场苦战,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们第一次遭遇了势均力敌的强敌。被对方的骚扰弄得不胜其烦的时候,中也又很恰巧地看到太宰被人一拳击飞,而那个攻击者在觉察到中也的目光时回了个挑衅的微笑,中也怒了。

也许是最近的压力太大,也许是最近的战斗太频繁,也许是敌方的战术太恶心人,也许......中原中也给自己找了很多个借口,却都绕不出太宰治这三个字。

原来,我已经这么喜欢他了啊。

这是中原中也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中也总算理解了他的异能的名字的含义。

刚开始的时候是彻彻底底的失去意识,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会断断续续地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有些感知。残破不堪的大楼,惊恐逃散的敌方,十分诧异的太宰治,还有天边的血色残阳,暮色凄凉。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身处医院,浑身都被缠的严严实实的,身旁的护士告诉他,太宰治在隔壁病房。

两人的伤都挺严重的,但相比之下还是中也比较危险一些。若是太宰治再晚一步使用人间失格的话,他就没命了。森鸥外语重心长地告诫他。

中也在病房静养了大半个月,基本没怎么下床走动,最常做的就是翻翻书,看看窗外的风景。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意外的假期吧,中也想道。

某一天的下午,中也正在翻阅着诗集,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他随口答道:“进来吧。”

是太宰治。

他拄着双拐,脸上却带着明媚的笑容。中也习惯性地想要嘲讽他几句,却因为之前的事而不知道该道谢还是说些什么好。正在思考的时候,他忽然瞥见了太宰治手上的玫瑰。

“这是什么?”中也问道。

“玫瑰啊。中也你不会把脑子给摔坏了吧?”太宰治理所当然地答道。

“这是送给谁的?”中也忍着揍宰的冲动问道。

太宰治依然明媚地笑着,语气也如往常一般轻快自然。他将玫瑰花递给中也,问道。

“怎样?觉得我两以后能成不?”

哪怕这时候的太宰拄着双拐的样子很滑稽,哪怕他头上缠着的绷带看起来很傻,哪怕他这时候的语气一如既往地令人厌恶。但是。

但是为什么让人如此雀跃呢。

“嗯.....怎么说呢,总觉得自己会被甩啊。”


中也从回忆里挣脱的时候,他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太宰治,中原中也的年少被这三个字写满。不论是好是坏的回忆,都有他的参与。与他所做的事,甚至超越了许多亲密的恋人。

中原中也与太宰治的关系很差,这是毋庸置疑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会成为恋人,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中原中也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花束,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怎样?觉得我两今后能成不?“

依然是一模一样的轻快语气,依然是一模一样的花束,依然是一模一样的人。

从一而终,都是太宰治。


”怎么说呢。“

”但总之,我喜欢你。“

评论(17)
热度(65)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