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温酒问宁

又是一年春。

兰陵金氏捅出了那么大丑闻,虽没有严重到解散的地步,可终究是有几分落魄。

云梦江氏的江澄,不再那么严厉。可据说有宗内弟子看到他一个人望月叹息。

姑苏蓝氏蓝忘机与夷陵老祖魏无羡结为道侣,云游四方。

云梦的荷塘上,新莲碧,湖水清。几个小姑娘撑着船,留下一路欢声笑语。

云深不知处的兔子,在草地上懒懒的啃着草。在不远处,不知是哪个弟子被罚着抄家规。

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又似乎什么都改变了。

景色还是那番景色,人,却早已离散四方,面目全非了。

自从忘羡踏上了云(en)游(en)四(ai)方(ai)的路途,鬼将军温宁似乎也销声匿迹了。

其实这也挺简单,不过就是遇到修道者绕着走。温宁这般想着。对上这些道人,他并非毫无招架之力,只是不想再沾上更多的人命罢了。其实这些道人也不愿来招惹他,既然上头没有要求,温宁又小心避开,他们也是很乐意睁只眼闭只眼的。

温宁一路走走停停,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只是默默行走。目光所及处,不再是些血腥之气。

这里的雪化了,那里的花开了。

似乎被炼成凶尸后,再也没有这般闲情逸致。那时的夷陵老祖,结怨颇多,总有人上门寻仇。打打杀杀,就算夷陵再美,也无心去欣赏了。

那些因为刺颅钉而混沌的记忆,也犹如春日的柳,渐渐复苏,清晰,连贯。在乱葬岗上几十人的嬉笑打闹,温氏族人对他的毫不畏惧与亲近,他都历历在目。温情这个姐姐,也是他念念不忘的。

后来他也去过那软禁温氏余党的地方,却被告知温情已经在几年前,因意外,驾鹤而去。总会找到的,温情可是修道者啊。别人这么安慰他道。



数月后,温宁辗转来到扬州。

扬州是个好地方,不大,民风淳朴,也没什么大的世家,是非少。又正是柳絮满天飞的季节,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机勃勃。

略显斑驳的墙,浓郁的阳光,巷里传出的饭菜香味,铺里算盘敲打的声音,无不昭示着这座城的人文。一个小女孩看见他,对他的肤色和容貌有些好奇,似乎想要伸出手来摸一摸,最后只是腼腆一笑,转身追上她母亲的脚步。

这坚定了温宁在这留下几日的想法。

拐角处,温宁似乎听到了一些打斗的声响,夹杂着稚嫩的谩骂。他快步走过拐角,看到的是一群衣着华贵的小公子正在对一个小女孩拳脚相加。尽管已经入春,可风还有些料峭,这小女孩仅仅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单衣,奋力还击着。奈何对方人多势众,渐渐地有些不敌,落于下风。

温宁仔细一看,这小女孩似乎有几分面熟。他没有多想,跑了过去,站在女孩身旁。面对这样一群小孩子,他不知道怎么劝架,只能将那些小公子拉开。那些小公子愣了愣,想摆出些架势,可一看到温宁的样貌,就“哇”的一下作鸟兽散。

这时温宁有的是时间细细端详了。片刻后,温宁本来平静的面庞竟表现出一种名为激动的神色。

这女孩,长得很像温情。

温宁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她也不恼,任着他在她的脸上戳一戳,捏一捏。

待情绪平复后,温宁问道:“你今年几岁了?”女孩想了一会,答道:“记不清了,大概六七岁了吧。”

时间对的上。温宁默默想着。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温宁又问道。“……我没有名字。”女孩沉默了一会,缓缓答道。温宁沉思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好吗?”女孩有些惊疑不定,睁大眼睛确认道:“真的要给我取个名字?”温宁点点头,小声说道:“就叫温如情吧。”女孩,哦不,应该是温如情,反应过来,很开心地一把抱住了温宁:“我也有名字了!温如情!”

温宁突然被一把抱住,有些僵硬,却还是伸出了手回抱住她。过了一会,女孩松开手,笑眯眯地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温宁。”温宁回答道。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温宁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怕我?”温如情认真地说道:“因为你救了我呀。”

温宁愣住了。

“你…是不是也没有家?”

“是啊。”

“那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好。”


不问目的,不问去留,不问身世,不问过往。

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手牵着手,走向了远方。



就像上辈子的你将怯懦的我护在身后那般。

就像上辈子的你用力抱住我那般。

就像上辈子的你对我的呵斥,安慰那般。

只不过,这次,换成我来护你一世安康。

评论(2)
热度(42)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