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相二竹马】我要回到风里了

主相二副翔润。
AU双箭头。乱七八糟的参考有。
七夕快乐。


「需要妥帖藏匿,才得以苟活的感情,叫暗恋。味道很酸,很苦。」

放弃一个喜欢的人有多难?
剖开皮肉,找到血管,一点一点将随着血液流动的,名为“喜欢”的感情抽离。若是再复杂些,就是将那刻入骨髓的“喜欢”剥离。
伤筋动骨,如何不疼?

二宫和也是喜欢相叶雅纪的。
跟他待在一起会有点儿莫名的开心,勾肩搭背的时候内心会有乱七八糟的感想,看见相叶雅纪的笑颜会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为什么想要放弃?
因为相叶雅纪身边的人太多了,因为我和他当朋友会更合适,因为他想做回那个洒脱而孤独的过客。
喜欢的理由有多少,放弃的理由就能有多少。

二宫和也的确是会嫉妒相叶雅纪身边的其他人。
相叶雅纪天性开朗,不像自己那样阴郁沉默。他能拥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他不喜欢看见相叶雅纪对待自己的态度与对待其他朋友的态度一个样,不喜欢看见相叶雅纪温柔地给女生讲题,不喜欢自己一个人默默生闷气的模样。
但是他也会因为自己和相叶雅纪认识的岁月之久而开心,也会因为自己知道相叶雅纪的小秘密而雀跃。
无可否认的是,相叶雅纪的确是个很棒的人。
就因为他太过于闪耀了,所以才会想要趁着自己还没有彻底沦陷,就先放弃吧。二宫和也如此想道。

风儿温柔的吹过,带走无比繁复的思绪。
喜欢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他是相叶雅纪。
放弃的理由也只有一个,因为他是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约松本润出来喝酒。
松本润是他的后辈,也是相叶雅纪的后辈。小小的一个包子,却是懂得很多,看得很透。二宫和也是如此平价松本润的。
几杯清酒下肚,二宫和也已经有了些醉意。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相叶雅纪,说着自己放弃时的那种切肤之痛。
“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放弃这么难,不就是喜欢吗……!”二宫和也嘟哝道。
听到这里,原本握着酒杯安静倾听的松本润忽然插了一句:“二宫前辈你真的只是喜欢相叶前辈吗,我想,这个问题搞清楚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二宫和也悚然一惊。
“不……不是……真的仅仅是喜欢啦……”他苍白无力地解释道。
松本润也不再多言,默默饮酒。
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和也忽然回想起他看到过的一句话。
「不管是哪种喜欢,都是付出了真情实感,怎么可能不难过?」
他低下头轻轻地笑了起来,思维异常清晰。
“J,你真是太聪明了。”
松本润摇了摇头,苦笑道:“前辈说笑了,我们只是被困在各自的局里。”

「情不由己。你叫我如何不想他,不念他,不盼他。」

高中毕业以后,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顺利地升上了同一所大学,T大。
一年以后,松本润也毕业了。他没有选择T大,反倒是去了私立的K大。
二宫和也心里很清楚,松本润他选择K大的理由,是樱井翔。
樱井翔是高中的学生会长,和二宫和也在同一个年段。他与樱井翔不熟,会知道这个人还是因为有段时间樱井翔这三个字老是挂在松本润的嘴边。

大学的生活与高中生活似乎没什么差别,学业也轻松了。
唯一让二宫和也烦心的是,老是有姑娘约相叶雅纪出去。
就算相叶雅纪回绝了这些邀请,二宫和也还是不开心。他忽然意识到了,相叶雅纪是会谈恋爱,会结婚生子的。
他和松本润跑出来喝酒,都是在抱怨这一类问题。
松本润埋怨樱井翔不知好歹整天和自己吵吵吵,他那个仓鼠脑子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我对他的喜欢。二宫和也吐槽说你起码能够跟着他吵吵吵啊,能光明正大的和他打架,和他抢姑娘让姑娘没法跟他太亲密。
松本润摇摇头说,我才羡慕你呢,和相叶雅纪是关系那么好的朋友,能够光明正大的腻在一起,我和他连朋友都算不上。
二宫和也有些震惊:“我才羡慕你们呢……”

或许真的是这样,每个人被困在各自的局里,看不清前路,摸索着出路。

在大四实习的时候,相叶雅纪忽然鬼鬼祟祟地拉着二宫和也躲到墙角。
“喂你干嘛啊到时候评审过不了……”二宫和也习惯性地吐槽。
“不是……小翔说他有喜欢的人了……”相叶雅纪举着手机可怜兮兮地说。
二宫和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但他依然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吐槽道:“你喜欢樱井翔吗,这么紧张?”
相叶雅纪正色道:“我不喜欢他啊,可是小润他……不是喜欢小翔吗……”

相叶雅纪,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二宫和也心想。可是……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二宫和也一下班就赶紧跑去K大找松本润。松润对于他的到来有些意外,二宫和也便和他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意外的,松本润非常冷静:“我决定放弃了。”
“哈?!”

喜欢,大概有三种结局。一是痴心感动天地,终修成正果,皆大欢喜。二是心灰意冷,决意放下,终成陌路。三是此生执着,未能看透放下,也无老天垂怜,只此一人傻傻地爱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二宫和也不否认他是个聪明人,不否认松本润是个聪明人。但看得明白的人不一定活得明白,更何况他与松本润都是固执的人。
这南墙,我偏偏要撞,撞完了也不一定回头。

「我付出的努力,都有回报,除了爱你。我有很多执念想在未来一一完成,除了你。」

二宫和也呵出一口热气,看着天空飘下细小的洁白雪片,裹紧了围巾,踏上回家的路。
这是第几次走上这条相同的道路了?
从高中时代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啊。
二宫和也一毕业就投入了工作,相叶雅纪选择了出国读研究生。他给几家公司投递了简历,最终选择了这家ARASHI公司。
也不是说没有别的更好的公司向他伸出橄榄枝,只是因为ARASHI离家比较近,他不想搬家。

高中的时候,他和相叶雅纪还是邻居。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走过这段坡道。
相叶雅纪总是会领先他几步,然后站在坡道的上面对他喊:“小和——快一点呀——”
二宫和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对他说:“是相叶氏你走太快了啦!”
二宫和也很喜欢这样平淡的幸福,现在回想起来也依然感到温柔。
就算只剩他一个人走在这段坡道上,相叶雅纪仿佛依然站在坡道上端催促他。

“小和,小和!”一道熟悉的嗓音将二宫和也拉回现实。
他看到相叶雅纪站在坡道的顶端冲着他笑。
这是幻觉吗……?二宫和也迷迷糊糊地想。相叶雅纪他,回国了?三年了……相叶雅纪回国了?
二宫和也的内心还在消化着这个消息,身体却比内心反应得快得多。二宫和也的眼睛浮起了一层水光,等他的内心反应过来时,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

为什么会想哭……?明明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不是吗?二宫和也的大脑又陷入了混乱。
反倒是相叶雅纪紧张兮兮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他,手忙脚乱地安慰着他。
二宫和也在相叶雅纪的怀里反倒是笑出了声。相叶雅纪感觉不妥又连忙松手,说道:“小和我回来了……对了我有件事要和你讲……”
“等等!我有事想先说!”二宫和也急忙出言制止了他,他心里隐约能猜到相叶雅纪想说什么,他只想在这样的消息面前取得主动权。

「我是湖畔的倾听者 偷取你施舍的快乐 真实而又虚妄的活着 答案还在风里悬着」

“相叶雅纪,我要放弃啦。”
“可能是骄傲在作祟吧,我想甘心做歌颂者,无意再往前了,我要回到风里了。”
“我不要再喜欢你了,我要回到风里了。”
二宫和也嘴角噙着笑意,一字一句地说道。

二宫和也在刚刚那一瞬间的确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相叶雅纪,我真的要放弃啦。
我只是丢失了一个梦境,像是听闻你的姓名从我血液中逃离。生火烹茶,将陈年往事一并饮下。愿你今后山长水远,少有牵挂。
为什么还是会想流泪呢。

相叶雅纪比刚才更加手忙脚乱,掏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二宫和也脸上的泪痕。
“小和。”他轻唤一声二宫和也的姓名,认真地说。
“爱上我也没关系,因为我也爱你。”
他又伸手将二宫和也圈进怀里,轻轻说道:“我刚刚想和你说的消息就是这个啦,我喜欢你。不要不喜欢我了,好不好?”
“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啦,怕你会讨厌我就一直没说……在国外的时候想了好多好多,小和你知道吗在国外我们是可以结婚的……”
“小和你怎么又哭了不要哭了啊?!”

“笨蛋相叶雅纪!”

「只有你是我选择的人」

二宫和也依然过着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区别就是家里多了个相叶雅纪。
哦公司里也多了个相叶雅纪,还有松本润。
相叶雅纪为什么会选择ARASHI公司?面试时的主考官樱井翔问道。
“因为离我家比较近。”相叶雅纪很实诚地回答。
在一边做记录的二宫和也差点笑出声。
松本润为什么选择ARASHI公司?面试时的主考官樱井翔依然这么问道。
松本润白了他一眼:“ARASHI公司的上层人员求了我一个晚上算不算?因为我男朋友在这边算不算?”
樱井翔一脸尴尬地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
在一边做记录的二宫和也笑出了声。然后他提笔写下:因为我认为本公司业绩良好,管理严格,适合磨炼与发展自己……
公司老板大野智看到这一份面试记录的时候拍案叫好,直接给松本润涨了工资。
弟控,没办法。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平淡地过去。
你知道的,山盟海誓不是放在嘴上说的,而是放在心中,彼此明了。万般滋味不足以外人道也,只是流淌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
兜兜转转,有人来有人走,只有他依然在身边。

公司里有个小姑娘拉着相叶雅纪谈心,问了一句为什么你对二宫前辈那么迁就?
相叶雅纪淡淡地笑了笑:“不是迁就,是他想做什么我就陪着,毕竟一辈子的时间都给了。”

评论(2)
热度(38)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