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黎浅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璐打了个电话给我。她说,她要走了。
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清醒,抛弃了那该死的起床气和困倦,抓起椅背上的大衣就冲了出去。
哦,我还穿着拖鞋。
幸运的是,我在她临行前一刻钟赶到了她的身边。她看着我,挤出了一个苍白的微笑。
“真他妈丑,笑不出来就别笑了。”我习惯性地嘲讽道。她反常地没有和我拌嘴,只是沉默地看着我。我摆出一个笑脸想安慰安慰她,然后发觉自己的脸色也没有比她好多少。
我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太阳在这个时候已经露出了大半脸颊,喷涌而出的日光旁边的云朵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黎明耀眼。
就如同我们的初遇。
我率先打破了沉默,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璐……早安。”
她似乎是有点诧异,露出了些许微笑。“早安。”她回答道。
一刻钟的时间是不足以让人们互诉哀肠,更不用说解释一件事的来龙去脉了。轮船带着一路的水波到来,人们急不可耐地拥了上去。这其中有多少分别,多少相聚呢?我摇了摇头,不打算去深究这个问题。
璐也起身了,她拉着巨大的行李箱起身,我也紧跟着站起。她伸手给我理理衣领,又拍了拍我的肩,而后便走向入口。
我张了张嘴,试图挽留。
她没有回头。清晨的海风刺骨,吹起她的衣角。那时的她真像是一只飞鸟。
我目送着她走上了轮船,笑着挥了挥手,在她所看不到的地方。
刺耳的鸣笛声带走了璐,带走了一只飞鸟。

其实日出时,日光并不能将天空彻底照亮。
在我所不知道的背后,还有一片阴暗深沉的,没有被太阳赐予恩泽的夜空。

黎明淡浅。
就如同我们的诀别。

评论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