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翔润竹马】让我留在你身边 贰

au中篇故事,狗血都市言情剧场。
一个章节一首歌。


——Can we get back to the time?
——我们还能回到从前的时光吗?


again.http://music.163.com/song/412016753?userid=100269493 (@网易云音乐)

樱井翔怔怔地看着松本润,松本润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樱井翔说不出他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在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之后,巨大的狂喜席卷而来。他想,这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一个与松本润从头再来的机会。
樱井翔赶紧去找来了医生,医生说:“海马体受损,记忆难免会有影响。现在不知道他忘了多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想起来。不过有时候遗忘反倒是一种好事……再留院观察几天,如果没有其他影响就可以出院了。家属来结个账。”
樱井翔乖乖地在医生递给他的账单上签字,一边核对一边签名还一边偷偷瞄几眼松本润。松本润就像个乖巧的大孩子,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发呆。注意到了樱井翔的视线,他下意识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樱井翔收到那个微笑后,手一抖,差点签错地方。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但这个梦境未免太过真实。他想,遗忘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坏事。

接下来就是松本润留院观察的日子了。他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也接受了这个名叫樱井翔的,没有血缘的哥哥。他对于自己失去的记忆并没有那么在意,只是询问了一下自己的家庭啊职业啊什么的。
樱井翔一一耐心地解答,小润你的父母在几年前因为意外过世了,你继承了松本家的家业通俗来说就是个总裁……
樱井翔在陪床期间自然是尽心尽力,两耳不闻窗外事,努力给松本润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松本润就更不用说了,失忆的他约等于一张白纸。因此两人谁都没关注到外界沸沸扬扬的传闻。
“樱井翔回来了,因为松本家主车祸受伤……”
“这樱井翔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当初松本夫人待他也不薄,视如己出,转眼他就……”
“别谈了别谈了,五家的管事的都齐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樱井翔毫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到了松本润出院的那天,他亲自带着松本润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记者与围观群众苦苦等待,终于蹲到了松本润。松本润依旧是你润大爷,一身黑西装,带着标志性的墨镜。不过,这幅画面为什么这么奇怪呢……
“为什么松本家主和樱井翔手牵着手?!他们不是死对头吗?!”
两人毫不理会周遭的闲言碎语,坐上樱井翔的玛莎拉蒂,一溜烟地跑了。坐在车后座上,松本润终于松了一口气,摘掉墨镜,脱掉西装外套,有些腼腆地笑了:“哥哥,我表现的还可以吧……?”
“嗯,很不错。”樱井翔边开着车边回答道。

啊啊啊啊啊啊不管是过了多久听了几遍这样的小润还是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樱井翔内心。
他打开音乐播放器,随机到某一首歌,温柔的女声缓缓流淌。

Can we get back to the time?
『我们可以回到过去的时光吗』
When we were open in wild,
『我们在旷野里玩耍的时光』
When the sky stretch forever,
『那里的天空无比的广阔』
We are much closer now,
『我们的心越来越靠近』

樱井翔跟着节奏轻轻哼唱,这首歌的旋律十分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歌曲的名字了……

Come out of the dark,
『从黑暗中走出来』
And see again,
『又重见光明』
Whilst the colors go,
『当所有色彩都褪去』
I can feel my heart beat again...
『我又再一次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樱井翔偷偷地瞄了一眼后座的松本润,松本润正在认真地跟着节奏打拍子。
樱井翔笑了,管他什么陈年旧怨,现在他就在这里,在松本润的身边。
他终于想起了那首歌的名字。
『Again』

评论
热度(27)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