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翔润/竹马】让我留在你身边 壹

锵锵锵——!新坑!au设定!每一章故事都会有对应的歌曲!题目呢就是终章想用的歌曲啦。he预定,全文无虐(大概)有大量回忆的情节。争取五章完结。


——时间空间已失去意义,没有人来回应我无法停止的漂泊,独守着寂寞仍一无所获。
漫游者。http://music.163.com/song/485366571?userid=100269493


樱井翔下了飞机,接到通知等待已久的司机为他拉开车门。樱井翔坐上车,一口气还没喘匀,就先让自家司机把油门踩满,连闯几个红灯,在T大医院前稳稳地停了下来。
樱井翔顾不得一路追来的交警,匆匆闯入医院,用力按着那一小块儿电梯按钮,祈祷时间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明天T城头条肯定是樱井家贵公子回国的事,但是樱井翔不在乎。出了电梯,他跌跌撞撞地向重症病房跑去。

相叶雅纪正在整理一些报告,不料却被一个人拉住了。他以为是普通的家属,微笑着抬头说:“我们科室是……小翔?!你怎么了?!”
相叶雅纪看着这个阔别已久的好友,有些震惊,昔日那个不苟言笑,着装没有一丝皱褶的樱井社长,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眼里布满血丝,西装皱巴巴的家伙?
樱井翔完全不在意相叶雅纪在想什么,他用力抓住相叶雅纪的双臂,质问道:“小润……松本润在哪里!他还好吗!”“啊润在前面那个病……”“说那么多干嘛!”相叶雅纪的回答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二宫和也抱臂,靠在走廊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出闹剧:“樱井翔,松本润怎么样,你自己去看看好了,他的事,你最清楚。”说完,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二宫和也拉起相叶雅纪就走,边走还边碎碎念:樱井翔是罪有应得,当初小润他……

樱井翔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他想,我的确是罪有应得,我和他都是罪有应得……没有谁比谁清白,松本润他不也……

樱井翔拉开病房的门,松本润还在睡着。旁边的护士帮他叫来了主治医生,医生先问了他一句:“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呃……家人吧……”
那位医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没有对这个问题深究下去:“病人是因为车祸住的院,对方酒驾直接撞上了他的车,因为安全气囊所以身上的伤不重,手部有一些刮擦。但是检查下来发现脑部的问题比较严重,轻度脑震荡,海马体受损,脑内的淤血已经处理完毕,还有……”
樱井翔已经不知道医生在说什么了,他只知道他的松本润没事,他的松本润没事……
“喂?!先生?!”医生不悦地出言提醒他,樱井翔这才回过神来:“抱歉抱歉,您继续,您继续。”
医生这才又开始讲了:“病人在我院有记录……他确诊了PTSD,并且有长达数年的病史,在我院有治疗纪录。你知道病人患有PTSD吧?”
“嗯,我知道……”樱井翔有些呆滞地回答。

樱井翔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走出医院的了,他满脑子都是松本润与PTSD。他也理解了为什么二宫和也对他有那么强的敌意。
但是松本润为什么会患上PTSD?
还没等他想出个结果,医院的电话已经来了。“樱井先生,松本先生他醒了,请来一趟……”
樱井翔挂掉电话,穿着拖鞋就跑去拦出租车,他一路上都在想,要让松本润把PTSD的事情说清楚。这么一遭下来,樱井翔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失去了太多,错过了最不能错过的。可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吧,总之他现在有话想对松本润说,越快越好。因为他害怕,害怕他还没将这些话说出口,就再也来不及了。
相比于第一次踏进病房,樱井翔的心境已经改变了许多,他望向坐在病床上的松本润,松本润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就像樱井翔第一次看见松本润,一个小小的,孤独的男孩……樱井翔鼻子一酸:“润……”

“对不起,请问你是?”松本润回头,困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问道。


“我忘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忘了年龄和姓名,只剩灵魂延续。”

评论
热度(33)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