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知名气人写手仰光。头像@一个镜。脑洞大手速低,产粮入坑皆随心,最近专注杰尼斯。谢谢你们喜欢。

My Heart Will Go On.1

全J向au中篇故事,主竹马副sj和kk。
设定和预告都在首页。
祝镜子生日快乐。


清晨,二宫和也刚刚醒来,盯着天花板发呆,一点一点地把意识拉回来。
是个很平常的早晨呢,二宫和也想。
五分钟后他觉得他应该收回这句话了,因为他那积了灰的门铃居然响了。
他拉开门,门口站着一位清瘦的少年,带着拘谨的微笑,似乎有些局促不安。“中城区23号……那个……请问您是二宫和也先生吗?合租的广告还作数吗?”
二宫和也偏头回想了一下,嗯,自己似乎是有发过类似的广告,不过之前的几个租客他都回绝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不合眼缘。二宫和也这个人做事随心一切随缘,有人曾评价他是“有实力任性”,也未尝不是如此。
但眼前的少年给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似乎这空着半间房本该就是他的。于是,二宫和也应声道:“请进。”

告诉对方房间安排了之后,二宫和也才意识到他还没做自我介绍。
“我叫二宫和也,魔法师。”
“啊啊……我叫相叶雅纪!骑士!请多指教!”

二宫和也至今忘不了,那天天气很好,早间的阳光如融化的金子般铺了满地,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手长脚长的少年紧张地进行着自我介绍。

等到相叶安顿好行李,已经过了饭点了。二宫和也托人带了一份汉堡肉权当见面礼。饭后,相叶雅纪起身向他鞠躬道谢。他实在是拘谨了,二宫和也想。
“你完全可以不用拘束的,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就好了。”
“诶?!”相叶雅纪吃了一惊。
二宫和也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好!”相叶雅纪笑了,不同于刚才那礼貌而浅薄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眼前这个叫相叶的孩子笑起来真好看啊……

俗话说,第一印象就是用来打破的。隔天早上,相叶雅纪不知道打开了什么开关,异常兴奋。
“诶这里有早市吗?”
“这个是干什么的?”
“诶你要去哪里啊?”
二宫和也刚起床还不大清醒的头脑被这些问题填满了,但是他既然已经决定做个好房东那么这个人设就不能崩。他耐心地挨个回答相叶的问题,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等等masaki你不是中城区的人?”
“嗯,我……刚来这里”相叶雅纪腼腆地笑了。
二宫和也见他不愿多谈,也没再过问什么,巧妙地把话题扯开了。
两人谈话间,忽然有个女声响起:“今天是我的生日呀!二宫先生!”
相叶雅纪一惊:“诶?!怎么回事?”
二宫和也扶额:“抱歉,是我那儿的镜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镜子会说话……习惯就好。镜子,你吓着他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镜子。”
相叶雅纪被二宫和也推到他的工作室,楞楞地看着那一面镜子:“我是相叶雅纪,请多指教。”
那镜子笑了起来:“这孩子真可爱啊,二宫和也今天是我生日啦你就没个表示吗?!”
相叶雅纪又一次惊了,这个镜子的思维跳跃太快,有点跟不上。二宫和也却像是习惯了,嫌弃地摆摆手:“祝你生日快乐。”然后又将相叶雅纪拉出了他的工作室。
相叶雅纪反应过来之后问了二宫和也一句:“你家还有别的需要认识的吗?”
二宫和也无奈:“也就这么一个了。”
相叶雅纪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刚开始的拘谨在朝夕相处中慢慢消失,两人间的陌生感也逐渐消融。

考虑到相叶不是中城区的人,二宫和也挑了个空闲日子带着他在中城区绕来绕去。“不愧是厄洛斯啊……”走了大半个上午的相叶雅纪喃喃道。二宫和也便笑:“中城区可是三个区里最大的呢,上城区太冷清,下城区又太乱……”他忽然想起相叶雅纪不知名的来处,停下了话头,不再评论其他的区域。反倒是相叶雅纪笑了笑:“没关系的,盖亚和尼克斯我都去过。”
谈话间,二宫和也感觉有点不对劲。他刚想抽出魔杖,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是相叶雅纪,他将他那缠满绷带的剑一荡,一个人被扫了出去,跌在地上。相叶雅纪抓起他的手,拿回了二宫和也的钱袋。
“根据阿格硫斯第35号法令第二条,偷窃的惩罚是赔偿15金币或塔楼五日拘留。你挑哪一个?”把玩着手上的钱袋,相叶雅纪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目睹了全过程的二宫和也抽了抽嘴角,这家伙要么是精分要么就是有雏鸟情节……

“哇……还赚了15金,很厉害啊。”二宫和也捅了捅相叶雅纪。反倒是相叶雅纪有点不好意思:“就一顺手的事……嘿嘿……”
一个骑士,反应比魔法师快,又对律法如此熟悉。相叶雅纪身上全都是迷啊,二宫和也感慨。

不过这与他何干?

走着走着,相叶雅纪忽然在一家店前停了下来。二宫和也看了看招牌:珊婆婆的魔法店,心下了然。骑士干的活大都是打打杀杀以命相搏,因此魔法师所制造的器物是他们的必备品。保不准你的命就被哪个魔法师的魔法器物救了呢。
他陪着相叶雅纪在店里乱转,店铺很大,魔法器具摆放得整整齐齐,日光灯柔和地照在每一件东西上,店主小姐姐更是甜美可人。
“诶,你是珊婆婆吗?”相叶雅纪对于眼前这个年轻女子的年龄与称呼有所怀疑。店主小姐姐笑容不减,似乎是习惯了这个问题:“我是珊,欢迎来到这个店铺。”

最后相叶雅纪什么都没买,因为二宫和也叮嘱他什么都不要买。出了店铺后二宫和也一言不发,拉着相叶雅纪一路乱转,走过一条狭窄的小巷,一个破破烂烂的招牌出现在他们面前,上面写着:珊婆婆的魔法店。二宫和也这才松了口气,开口向相叶雅纪解释道:“刚刚的那个铺子是充门面用的,这里才是真正的珊婆婆的店。门面店那里虽然也有珊婆婆做的东西,但更大一部分是其他魔法师做的……”
二宫和也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苍老的女声打断:“诶呦,是小和来啦?是不是还带了新朋友?”
相叶雅纪看着从店中缓缓踱出的老婆婆,脱口而出:“这才是珊婆婆……啊抱歉抱歉,不过刚刚那家店的店主也说了她是珊婆婆啊?”
珊婆婆笑意不减,说道:“那是我孙女,你想想,她当时说的是什么?”
相叶雅纪顿悟。
“这算什么?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悉真情权?”二宫和也戏谑道。
“没,没有,这个不算的。”

珊婆婆的店铺面很小,但是东西很多很杂。相叶雅纪挑了一条带有小型传送阵的项链与一个加强肉体防御的胸针。就在相叶雅纪想结账走人的时候,二宫和也又拉住了他,向珊婆婆说道:“婆婆,帮我们两个都看个星盘呗?”
“真是的,我就知道。”珊婆婆一边笑骂,一边走向放着星盘的长桌。
“嗯……不赖,不赖,真是很神奇的缘分呢……”
“让我看看……哎哟……唉……”
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珊婆婆的喃喃自语,两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婆婆。
半响,珊婆婆抬起头,指着二宫和也道:“你呀,会改变他的命运。”然后又伸出另一只手指向相叶雅纪:“而你呢,也会改变他的命运。”
“两个被改变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不仅仅是会改变你们自身,还会改变周围……”婆婆边说着边把两只手指并在一起。
“剩下的,婆婆就看不懂咯……”

走出珊婆婆的店,相叶雅纪忽然把加强物抗的胸针递给了二宫和也:“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二宫和也也不客气,笑着接过了。
除了这个小插曲,两人一路无言。走在中街区的主干道上,他们各怀着心思,默默思考着,算计着。

预言类魔法师说看不懂的时候,大多数情况是,他们并非看不懂,而是不能说。世界有世界的法则,而我们除了遵守,没有其他的选择。

评论(1)
热度(13)

© 仰光。 | Powered by LOFTER